国外温泉

北海道的溫泉和螃蟹

  

夜色早已降臨,雖然我知道遠處是山嵐、近處是湖水,但沒有星星,什麼也看不到,夜空像印刷了兩次四色黑一樣,黑得發亮。沒有聲音。萬籟俱寂。不,還有身邊潺潺的水聲,這是唯一的響聲,它單調的頻率彷彿主宰了整個世界。人,只有我一個。我獨享這個霧氣重重的宇宙。我能看到的只是溫泉水面的霧氣騰騰,它們翻捲而來,翻捲而逝,我仿佛漂浮于雲端。所謂的室外和露天,無非是個更大的房子。室外溫度、零下8℃。會冷嗎?不冷。泉溫54℃,甚至有些熱,上半身要露得多一些,不然有些胸悶。有條小白毛巾,其用途是沾了冷水蓋在腦袋上保持腦袋清晰的。我不用。在溫泉池邊抓了一把雪扣在頭髮上,效果一樣、更加天然。酌著甘冽的清酒,呼吸天地,孤獨寂寞,其實是種很好享受。出來時,在無人的更衣室裏,像努力修改一篇風景散文一樣,我耐心地吹著頭髮、剃著鬍子。

 

  蟹宴

  丸駒只顧幹好溫泉,他們那兒根本連螃蟹都沒。餐廳訂在了晚7點,5點半租車司機到,一個半小時的車程,從鄉下開到城市。札幌市區吃螃蟹有很多地方,蟹將軍大家都知道,好像不太用介紹,格調也不甚高;活花這一家多數搞的是鱈場蟹,電視介紹過幾次,價格貴、有些華而不實。北海道螃蟹主要是這幾種:

  鱈場蟹,旬期是冬天。鱈場蟹屬於寄居蟹,連鉗一共是8條腿,比別人少了兩條,但因為體積巨大,足夠吃。鱈場蟹産于深海,這個名字的來源是因為與日本鱈場同海域而得名。因為打撈辛苦卻頻繁,政府又下令不能捕撈雌蟹,現在日本鱈場蟹北海道産寡、多數俄羅斯進口,故價高。在中國它叫阿拉斯加蟹(日本海、鄂霍次克海、白令海以及阿拉斯加沿岸都是分佈地)。因為體積巨大動輒三四公斤,肉質難免粗(相對於別的品種而言),蟹鮮味清淡。不過北海道本産的鱈場蟹比俄羅斯的細膩很多,看蟹肉纖維就知道了。

  花開蟹,産于北海道的花開半島(根室半島)近海域。它的相貌很怪異,怪物似的毛刺特別突起,煮熟後顏色紅得猶如花開。旬期是4到10月,入秋之後更好吃。在日本它與鱈場蟹具有同樣地位(它本身就是鱈場蟹之一種),個人覺得它比鱈場蟹好,蟹味更濃,體積小很多,通常一公斤前後。不在季節,這次沒吃。

  毛蟹,我認為這是比較能代表北海道的蟹,價格比前兩者便宜不少,我想也是因為量大、基本沒有什麼旬期,一年四季都能捕撈得上來,只是漁場位置不同而已。一般體積在400g到600g之間最好吃,太大者老。一般就是鹽水煮,味道比較鮮甜。雖然這個褐色身體的傢伙渾身是毛,其實蟹殼非常軟脆,不必怕它。

  楚蟹,最好吃的日本蟹。生活環境很痛苦,超級深海,最深藏1200m的泥沙底,只在冬天出來活動,等著被捕捉進人腹。楚蟹只是統稱,區域不同、叫法不同,常見的是越前蟹、松葉蟹。楚蟹號稱是冬之味覺,其味之細膩甘美,居日本蟹首。京都丹後半島間人港的叫間人蟹,是楚蟹裏比較極品的品種。捕撈難度很大,新鮮間人蟹要靠小船捕撈、當日往返,這種操作難度在冬季可想而知,因此冬天的新鮮間人蟹,別名「幻蟹」。楚蟹尺寸也不大;700g的已是相當高價,超過1000g間人蟹,市場價(真的是市場,不是餐廳)4萬日元起步。目前也是善於俄羅斯、美國輸入了。

  我選的餐廳,是札幌經營廿載以上的雪華亭,主攻蟹料理與當地菜,提前電話預定「華之舞」頂級套餐,菜單全十品、前後如下:鱈場蟹腳熱清酒、刺身三點(活鱈場蟹、海膽、蝦夷鮑魚)、鱈場蟹與北海松葉蟹的紙火鍋、全只毛蟹煮(約450g)、紅燒喜知次魚半條、鹽煮鱈場蟹、北海松葉蟹天普羅、壽司三貫(牡丹蝦、鱈場蟹、鮭魚子)、蟹蒲鉾湯、水果加甜點。

  喜知次魚後文會有介紹;蟹而言最愛還是松葉,放在紙火鍋裏十秒鐘取出,肉質細膩甜美,與鱈場高下立判。其次是毛蟹(整只用勺子吃,味道甜鮮),鱈場蟹出場最多,自然是北海道當地産,與我們這常見的阿拉斯加蟹已不是同個世界,蟹味足、肉質相對細,吃起來大呼過癮。吃到尾聲,喝了一大瓶清酒,肚皮圓滾,已經爬不出門去,超級想念DK,她的食量好,如果在的話斷然不會叫我如此狼狽。席間為我服務的一直是老阿姨,結賬時卻出來一個少女,她是超級典型的日本少女,使我霎時間想到了的伊豆的薰子。連餐帶酒,三萬日元出頭(華之舞套餐是兩萬一,外加10%服務費)。打車回到旅館,比來時繞了很多路,小兩萬日元,連出租帶餐,差不多6萬日幣。

  其實,更加「合理」和經濟的玩法是這天來到札幌吃飯之後直接住下,翌日從札幌直飛東京,不再返回千歲。但我要繼續纏綿于另個宇宙的超然靜謐之中,繼續去拍攝雪夜之中的露天溫泉坑,明天上午我還要探訪眺望付費的溫泉單間
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